忍者ブログ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一些我始料未及的事情一件件在發生,如果不是妮和我不經意提起我根本不記得會說這樣的話。
“打死我都不會喜歡。”有點熟悉嘛。
現在想想,似乎有點重蹈覆轍的前景。

我總是在不該記性好的時候記住些事,不該聰明的時候靈感總是顯現,太可怕了。
自己太可怕了,總是這樣。
我現在憎惡任何說會對我好的人,我不相信,真的不相信,究竟誰會無條件對一個人好,還說會堅持。從頭至尾我只相信過一個人。
不知道你相不相信那個人是你。在每次我強烈厭惡你的時候,我總是罵罵咧咧的,總是覺得你很煩。
我不知道爲什麽已經相信你這麼久了。爲什麽我他媽的才發現呢?
你說我呢,是不是特別厲害啊,每一個對我好的,相處近了吧,久了吧,就他媽活生生不願意搭理我了。

我不對,我真的錯了,我不該依賴有人安慰擁抱有人在等我。
別人的真愛我怎麼能羡慕嫉妒恨呢,別人要睡懶覺有正事我怎麼能抱怨呢!我他媽的什麽資格啊,在無理取鬧下去又要令人討厭了。
真的不懂事愛鬧,我發現了,缺點真的好多。
我沒冷靜,寫不下去,趕緊去哭了,肚子痛!
PR
久的忍者后台改版我都错过了。
你走了,我住在雨里面。

都开学了,很忙很忙的日子,跟往常不同的事太多,每天都很累但却不充实。
即使有了另一半也还是羡慕别人恋爱中的热络。
每天都在晨跑打戒指洗澡洗衣服中度过,日子并没有像大家预测的一样变得好转。但也忙得没空让我思考与争论。
也只能装作不在意每天与你几句的交流,从下午开始到深夜的晚安。寥寥几句,你不知道我的不甘心。
转了那么一圈,还是求了量没有质。兜来兜去还是恋爱了,结果还是被他说中了,你想和我恋爱,你想要量还是要质,我以为选对了人,可以鱼与熊掌兼得,其实还不是这样。

不是你多不好,是你不适合我吧,我太幼稚要求着主动地陪伴,偶尔需要腻在一起,需要体贴的了解我什么时候嘴巴贱,什么时候需要给我肩膀,什么时候需要不动脑直接安慰我无条件站在我的立场,想来要求很高。也许真的没人做得到。

离开我。你也许会好一点,也不是第一次你跟我说分别,今天虽然没说,可我渐渐觉得该是时候了。永远不自觉,我的等待也是白费,深知这个可还是在深夜迷糊入眠前渴望收到你的电话,在一百天渴望收到对戒。应该都实现不了了,成熟的,短发的,做乖巧的,背后的,都是我做不到的,不是爱自由,是爱在爱情牢笼下的控制,你懂我的意思吗,如果在爱的条件下做什么都可以,反之是为了一个人的外在而爱,太不对胃口了。
我还站在路边。
东台路的中古店知道都是假货,逛得也滋滋有味。

许久许久没有更新了。
跟大家说是走出那段最珍贵最难过的事,想要好好放松,不想再踏入任何感情。
可我深怕人与人的关系太复杂逼得我无法做我内心一直想做的事。

男孩子的确不能等,还在等待他就走了。
每一个靠近的人,都说同样的话,再慢慢熟悉以后,突然消失了。再回来的时候身边多了一个温柔可爱又娇小的姑娘或又是一个高大伟大的男孩子。
不会羡慕身边人们的情感,却担心自己会一个人慢慢变的很老,看到自己松垮的肌肤和流失的胶原蛋白很苦恼,自己年轻的时候怎么就不做一点疯狂青春的事老来缅怀,告诉自己曾经活得那么有存在感。
不是说怕寂寞,是怕自己到了不惑之年也只是一个单纯的人生经历空白的人。
我也只是说说罢了。

有些爱,还在等待他就已经离开。

等着我,我不想被你口头上的约定所束缚,被你吓住,如果你不再想要继续了,我仍然会一个人去的。我不是你的小朋友,我不那么常穿碎花衬衫和棉布裙子。
我不会再分手的时刻对着你哭。我不会为你夸赞我长发美丽而留。性格好适合聆听其实都是装的,你根本看不透我的样子,因为你不用心。
我不是那么能迁就的人,不适合结婚也不适合恋爱,也许你想的我有些明白。
对我的喜欢只是肤浅。你该回去了找你心里的宝贝。
对质疑我的你,我只能告诉你 有空常来玩。携家带口的话我也欢迎。

说了那么多其实想说,找不到合适想协同看海的人,我想一个人跑一跑。消失一阵子。
HOME  → NEXT
Copyright (C) 2018 (This Way.) All Rights Reserved.
Photo by 戦場に猫 Template Design by kaie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