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硬是拉着你靠,听见你身体发出颤抖的声音,抬头用耳朵听,好像你红了眼睛。

我想我这篇要写很多了。果然没有独立片。我想要人来拍我嘛,拥抱我的背影

二十七,成年生日过去了。谢谢你完成我心愿,你是都完成了啊。那么你可以走了,不想再继续和你多接近,生怕又产生什么变数。
我想继续停留在成年那天的黄浦江的半墙。
记性你可以再好一点,千万不要忘记已经十一点了穿着生平最短的白裙子再把高跟鞋脱了也不怕走光,当然知道他们不会看的,才跳上去。我不慌张,我喜欢看到很多的水簇拥在一起的感觉,譬如江、河、海。看到它们一阵一阵的波光粼粼和随着水互相推挤泛出的潮声,就觉得心好澄澈,什么都好圆满什么都可以被原谅什么困难都过得去。

看着他们搬着啤酒来,我坐在围墙上,摇晃着一直被弄淤青的腿,言情的一塌糊涂。
也许我是真的适合加拿大吧,田园的很美好。虽然免不了还是喜欢和朋友灯红酒绿,但闲暇时光的接受大自然还是无可替代。不讨厌下雨,下雪,大太阳。
绕回来,这种快要凌晨的感觉有种世界上只有一个人的感觉,不是害怕,觉得好自由,看到对岸的不夜城闭眼浮现什么。好像是写像手摇的黑白默片,你们在笑,有大太阳你们都在流汗,也有落大雨我在奔跑,还有妈妈哭着摸着我头跟我说必须要好好读书。好想笑哦,我好开心啊。
谢谢你们啊,很不好意思的。果然还是不会喝酒的男人真可爱。你想说你是清醒的嘛,好咩,你就是清醒的。
对不起啊,没办法只喜欢一点点。其实我不觉得自己浓烈吧,一直不是很冲动,可能是因为发现的晚,自己都很习惯的就产生的依赖。(我多排斥你说我依赖,感觉好姑娘气。)

还有对不起啊,姑娘,我辜负了你最后一次帮我的机会,我真喜欢你啊。我刚发现,可以吗。在你说你帮我一把的时候我才发现,其实我真挺感动的,你说了,没把你当很好的朋友,我们从来不提是不是死党这种话,我们都只是说着,“朋友都是用来利用的”而很有共识的走在一起吃饭回家。从一开始你试图用胡乱谩骂想把我带出来到现在你说,其实都很好,想想你们,每一个人对我都蛮好的。崇明的小小的房间,关掉灯,你说。所以我才说了,看不看得见风景的房间都无所谓,你的爱计较总是那么可爱,一点都不难忍受。所以我才说,不管什么都很好,也不管是不是你买了很贵的黄瓜。(笑)

关于未来,结果会如何,我无法承诺啊。对于爱人,我怎么能逼怎么能自私怎么拿得出勇气呵。如果他不想的话,就放过他吧。

真的会想他的,但是放过我吧。我会一直上网的,上到无聊,上到不依赖他的出现。说不定情况并不那么严重。大概我能一直出去玩,就会过的超级好,并且不要他进步那么多,风光那么好好吗,我要成长的比他多。这样我会得意的忘记做无聊的想念。
PR
COMMENT
name
title
text
color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mail
URL
pass
secret
 無題
那你就继续吧,没什么好说的。
大家说大家的,
你说你的,
你说我的,没有关系。
我只能浅谈我的。

好小宁,两个月以后见
Hai 2010/06/30(Wed)13:39:10 編集
 無題
那两张张片蠢毙了
wayne 2010/06/30(Wed)13:39:38 編集
TRACKBACK
TrackbackURL:
PREV ←  HOME  → NEXT
Copyright (C) 2018 (This Way.) All Rights Reserved.
Photo by 戦場に猫 Template Design by kaie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