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成年仪式了,但尴尬的是,轰轰烈烈的过掉成人仪式以后我居然还未满十八岁!

几年前有人推这首歌,她说,她认为这就是最初日本歌曲的样子。直至今日我也是这么觉得的。
看到新生代的日系美女都有翻唱她们的歌,觉得好欣慰啊。


累得不得了。猜到我不会赢过你的,我不想去想是怎样换来现在的平静,结果很和谐就好了。
眼睛酸的不能再酸了。毕业之际,事情好多好多。
爱坐公交,爱一个人扫街,爱拿出本子记事,爱在床上看小说看到流泪。


周二很值得一提的是把小张的移动硬盘弄掉了,小屋要的颜料也没有买齐,还有政治书阴差阳错没有买成,乌鸦嘴的书店关门。(不敢说“什么都么得呀”这句话了)

有没有觉得我勇敢,我坚强。为什么我唱歌爱点勇气。这些坚持下去的动力和勇气都是为了证明给你看,我不是娇滴滴的女孩子。害怕自己会女生的令你害怕,变成发自内心的做作。真是害怕怯懦的变成你眼里的小姑娘。一如我的猜测,其实你们还是喜欢各种清爽姑娘们作出正常女性反应内的语气和动作。其实我明白的,很多想法我都明白。看这个看那个,最终喜欢的还是那样固定的样子。不,也可以这么说,喜欢的话,什么样子都是可以被忽略的。所以,原因千种万种,就是不爱。

你对我们都一样吧。拜托,我不希望别人都知道我们再说的话好吗。真诚的说,别说我们说过的话。就像对唯的感觉一样,我知道任何都说是我自愿,没办法强求别人不说出去,但我单方面请求了。

我很幸福。(我才没有自怜自哀!)我活在当下了。你不懂短信的意义吧,你不懂吧。当然你也不懂摸摸拥抱和抚摸的意义。最最好的安慰方式有效证实是接触人类的皮肤啊。不开心求求你就找个办法发泄吧,虽然不找我的话会很残念。
PR
开心的,我是开心的。果然是转移了啊,我祈祷了我自愿的嘛。

我愛陳建騏,只要有他監製,那絕對沒有問題。
吹著泡泡,你坐在機車後座,我帶你去遠方。

说了啊,没多久了,别再逼我做决定了。可不可以不再在做这么多举动这么开心的样子让我放在心里嫉妒,并且明白自己有多弱。

并不是一定要一样的东西的,没有心的话,即是黑白情侣的也不会看上去那么有默契。能不能就让我好好想想,不考虑你的看法呢。不会抢走你的。我很自私,不想把书给别人,不想把歌给别人,这里我很女孩子,小家子气吧。我了解你的想法,并且我还是失落的,我还是不能分享的,并且还是只能说这无关紧要的话题。

是越来越不会生气了,对于事情发生之后越来越淡定。因为没有期待吧。小張叫我學會發脾氣生悶氣,還有很多,其實我都很會,只是有些真不想對你做的。並且,並且我知道你的脾氣有多壞啊,我也只會到忍受不住之後向你求饒。也并且我不会哭了,是身体血液的干涸,也是心灵深处的无奈。我想并不是因为事情来得不够猛烈和突然吧,我说是因为上了一个境界了,长大了,不会这么轻易让自己哭了那么痛快了。

还是报流水账吧,很着急得就上车了。立马开响的摇滚乐,最后换成my way,还是my way啊。鼻子无穷酸,眼泪真想飙出来,一边想着在公交车上不要这么尴尬的哭吧,一边试图努力哭一下也好。Chara你让我想看燕尾蝶了,即使我知道结尾那么悲伤我也那么想看了。那麼接著說吧,媽媽打電話給我說,舅舅得了腎結石,外婆趕去看他,家裡沒人,沒有鑰匙。既然都到了,心情也沒那麼好,那就下來走一走吧。兜了一圈無限度,發現店面充實很多,雖然還是冷冷清清的。到底還是花了省下來的錢,又買了兩本。不開心的時候特別想去母雞買點新本子,這樣就能用以前的了。那麼隨身帶著本子和紙頭還有Ipod。走得很累,很慢。終於自拍到手機沒電媽媽回來了。

我終於明白,你爲什麽這麼固執地穿著帶著那些。還是因為那個放不下的人。還是挺不了的一陣陣傷神。但只要你不難過,我再難過我都不怕。

我的六月要快樂。
好好过吧,那么些央求的话我讲不出口,复制的话也不是我想说的。

不说了吧,如果没办法回应我说的话,也没办法告诉我你的想法。说些无关紧要的话吧。
这篇分类我希望是幸福饼。因为我过的比你快乐。没有资格难过的是我。希望你们的难过可以变成我的,我没心没肺的,让我难过吧。

这张专辑是我听得第一张流行音乐吧,初中的时候不懂得歌词,单纯喜欢旋律和歌名。时间是太快了。眼神太温柔了,来不及了,太招人疼了。我来不及回忆了。

如果厌倦我了,就不要靠近我吧。我只能接受不联络和紧密的啊。(其实我也是随便写写的。其实我不管写什么都是玩玩的,你不要当真,你们都不要当真。晓得的人都知道有些话,是半真半假的,当做口号再喊的。这么在意我写的话,就来当面质问我,我的话是什么意思。)最怕的还是被你看倦,你看我,即使那么多花花肠子还是一眼就能看到底,缺点第一次见面就数的清楚。

衣服给你画,说要姐妹穿的。看你思考的这么热烈,我也不想打断你,本想干脆就冷落你的心思也没了。笑了笑了,第一次买情侣装居然是和小黄,其实也只是尺码不同的相同衣服罢了,但就是有种贴心的感觉。想到去年还在废柴兔写过,“我就是喜欢成双成对的东西,我买给你就好了。”没有想到这么快就会分手,你的尾戒也还在我这里,连最后一面都不想和我见。谢谢那个陪我去了上海南站的人。即使没有起什么作用,但起码让我不尴尬。你是被需要的。我非常渴望被需要,被你需要。

记得放自己好过、记得一件重要的事,好好保护自己的心。都是会对别人说的话,但对自己说却没有用,永远皱着眉头排斥。即使挤得头破血流也挤不进那个魂牵梦萦的小圈子。在我生日之前能不能敞开心扉向我招手让我进去,进去看看也好。不管你看不看得到,我都写着了。(我也是写着玩玩的,如果我办不到,我还是会像从前那样的。)来告诉我,话题我们该说什么。
PREV ←  HOME  → NEXT
Copyright (C) 2018 (This Way.) All Rights Reserved.
Photo by 戦場に猫 Template Design by kaie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