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我想,分開的時候你一定要唱那些花兒給我聽,千萬千萬,不要看著我唱。
不難過的,不會哭的,我是習慣了還是沒放在心裏,還是這樣就已經狠好了 。即使什麽都沒說,什麽都沒發生,仍然覺得理所當然。
其實我多麽羨慕你。我們該對生活滿足,已經擁有這麽多了。不要在多年以後,才發現那時候有多么感動。
想到你快樂不想多說什麽,就覺得果然人生有低潮就會有高潮,多麽慶幸我可以看著你度過這一曲折過程。

時間匆匆就像流沙,是我不該想著來日方長。


沒什麽好嫉妒的,你在那裏我可以看見已經是生命力額外的獎勵了吧。
不該猛的看到對面公車上長相討人喜歡的校服情侶就心痛吧,雖然我還是顫抖的抱緊自己的雙臂。
搖頭搖頭,這是耀眼的言情少女該做的事。
這是獨守空閨的少婦做的事,年紀輕輕就在期待在被窩裏相擁的溫柔黏膩了嗎。雖然我沒有那麽能接受兩個人睡。

不想兩個人看電影,不想兩個人。這時候我卻不想兩個人,也許也是我的表面話吧。一個人一筐狠滿的爆米花,一瓶純淨水,狠少人會選的電影,不會令人難過的劇情,看著看著我想睡,慢慢我就哭了。其實哭起來不擦掉眼淚我最喜歡了。如果沒有人看到,那我會一直等到幹掉再去洗臉。那麼黑的電影院能這樣就好了,坐在後排。就是要這樣我才會滿意。

能夠被你寵愛,讓你低頭的不是我。說起來是很殘念,這可能真的也是人類無法跳脫的小圈圈吧。
我想我值得的,值得我期盼的幸福。我是個很可愛的人,雖然沒有那麼討人喜歡,但我是善良的。會找到一個人全世界就非要我不可。(我一直很想要的一個表情是很勉強的笑。)

分開時只管哭,別擔心,別擔心會走出和我不同的路。
PR

我不敢寫了,不敢寫我軟弱的思緒。
不想就沒事了,能到事情發展到不能挽回我再去面對嘛。還是一種船到橋頭自然直的心情。


公車上聽盼盼最喜歡的孫燕姿。我突然想到,也許十年以後,我會騎著山地自行車,來跟你見面,穿著夾腳拖鞋和運動短褲。你驚訝的看到小麥膚色的我把頭髮甩甩都扎起來不留一點碎髮在頭上。我卻還是愛帶妝出門,可長期的旅行讓我忘記了要維持白淨小姑娘的臉孔而變得健康結實。(結實,我是有點怕- -..)也許那時候我會變得笑容感染周邊的人,更像可以被依靠的人。也許你會驚訝的看到我又在成熟很多,對凡事又更放得開,既隨性又帶著目標的過生活。

不管怎麼說,分別是必然的,如果追不到盡頭,那不如懷念。


得過且過的過日子,每天做一樣的事說不一樣的話,也沒什麼改變和進展。我現在也懂了,被裝傻的人心裡的活動。她叫我坦誠很坦誠的說出來,我就是不開心,就是因為你,我做什麽就是因為你。我不是一直再說嗎。也許是在不適宜的時候太誠實了,反正造成了尷尬順理成章的就是裝傻。所以小唯啊,只有心腸很軟的人你才會成功啊。

愛上一個負責任的男人真是一件很痛苦的事。如果責任心是要有的,癡情也是要有的,那麼這個人就會很累了。像周蜻蜓不就一直在徘徊和放手嗎。這樣的男人很好,絕不會在你離開他之前離開你。即使有再多蠱惑他內心慾望的物質與新伴侶也會逼迫自己留在你身邊。認定了就不回頭,每個人都希望有一個人這麼愛自己,可多數人同時又不敢承受。

此篇能想到還有的是,能相遇總勝過從未碰頭。我要監督自己不要再說,與其知道這個結果,還不如沒有做過!不能再說這種話,錯誤的經驗,短時間的交集,總比沒有來得好。偶爾對自己寬容吧,寧濫勿缺還是不錯的。有些機會抓住了說不定就能完成好多你夢寐以求的,和你預期的有差別有什麽關係呢。畢竟,她都向你伸手了啊。

窮盡一生能有多少人看見我的好。小屋小黃你們真好。
能熬過一天算一天吧,讓我找個解決方案那是很難,看事情繼續怎麼發展吧。
但我不想再沒有自己的生活,沒有課餘的活動,抱怨聯繫的對象。不要再過跟隨你的日子,變成自我意識的編排者是我最近最大的目標了。

前奏鼓點捶打,粵語吟唱夢中人。
喜歡周格泰導演的所有MV了。記得報名進初中的那天,在媽媽車裡看的《勇氣》那時候還小很害羞。開始聽到女主問,你爲什麽不要我。我想不通,他不要什麽。不太記得當時有沒有問媽媽,他要什麽?(希望沒有吧,真尷尬。)但後來就自己一直重播,很認真的看整個MV就明白了。再明白整個MV的意義后才為男住最後說的那句,“我已經結婚了,在紐約。”而感到詫異與可惜。不明白,要是確定了對這個人負責任之後,才遇上一生中真正契合的愛人,那該用什麽樣的態度去選擇。
特別是,愛上一個負責任的男人,那真的會是很苦的事。
《為我好》沒有多喜歡,喜歡的是女孩子的勇氣。執著的問,老師,你什麽星座的。老師,那你喜歡雙子的女孩子么。老師,那你有女朋友嗎。老師,那你平常都在家幹什麼啊。老師,那你喜歡看電影嗎。
說實在的,我不是缺少勇氣,我不夠狠心,不夠隨心所欲。
《FLY AWAY》這個MV給歌加了很多很分。當然也有喬琪姑娘陳宇凡的大功勞。長髮被拍得很有味道,收銀員卻有藝術家的氣質啊,音像店也突然變得與眾不同。
《領悟》《味道》經典死了。

週三和小屋走去衡山路。週二考完去唱歌。素顏和大睫毛。

我該不會迷上小電影這東西了吧,真不愛冗長的。短小精悍就好。幸好已經有個DV了,著手看看,像0219一樣,簡單的設備,搖晃的夢想,留下自己的時光機。

像睡覺和剝桔子一樣簡單的幸福,怎麼會這麼難的啊。我不是沒試過強勢好嗎,我都嚇走多少人了。其實我不弱的呀。我只是耳根軟罷了。
PREV ←  HOME  → NEXT
Copyright (C) 2019 (This Way.) All Rights Reserved.
Photo by 戦場に猫 Template Design by kaie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