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我怎么了,只是你随手关掉整座星空的灯了。


睡过头了,七点了。
七点二五了,开始跑了。
七点四十了,乘到公交,没有单座了。
八点二十了,到学校前的路口了,碰到瞿海了。
八点三十了,买好早饭了,到教室了,交了参赛光盘了。

上课了,开始打型了,吉他画进画面了。
中午了,小屋请我去吃诺卡了,大概就是 聊天了。

又上课了,瞿海开始用捏男人的奶来发泄生理需求了。
两点了,从小蔡嘴里得知这张画一天半了,几乎没有人再画了。
两点五十了,每个人都开始抢水龙头了,准备要拎着水桶洗盘子了。
三点了,拿好书包了,还是一样蔡雨慕又先走了。
四点十五了,看到拉我做市调的阿姨了,我尖叫的跑开了,没礼貌了。
四点二十了,四个人很没精神的坐进可颂坊了,和小屋买黑色的巧克力饼了。
四点五十了,在地铁出口各自分手了。

六点了,回家了妈妈的证劵交易又坏了,卸载了,安装了。
六点四十五了,下电子书了,躲在床上了,叫妈妈八点叫我了。
七点四十五了,外婆妈妈轮番叫我起床了,我还没睡呢,害怕的马上睡下了。
八点二十了,又来叫我了,还眯着想到他难过了,翻滚着没起来了。
八点二十二,发火了,争吵了,再来帮我修电脑 我跳着起来了,光着腿冷了。
九点了,嘟嘟囔囔的起床气了,真的不会了,什么都看不懂了,讲不通了,我们都不懂了,争吵了,我变得没良心了,态度很差了。

九点三十了,关上门了,打开随笔簿了,摊开英语课本了。
九点三十五了,打开手机不晓得发什么简讯比较好了,还是发了。
十点三十了,马上就分心了,还是上网了,试图查找课文翻译无果了。

十点四十了,上扣扣了,一切碎碎念变成这篇文章了。
零点零零了,文章成型了。

PR
和你不一样的事,我不能把自己当做小姑娘,太依赖身边的人。
更害怕的是你们的冷眼旁观。

嘿,我也做了一个梦。


小屋第一次跟我们在外面吃晚饭呢,特别兴奋呢吧。尖下巴讨厌。
感谢接了小屋灵子的小张,到我家门口再乘车。
 
烈士林园一直在下雨,成人仪式,那个奇怪的红色帽子。白痴女孩子..别躺在我手上走路还摔跤!
我看到了她的不好。我只希望他留给我的没有像她那么深。
 

世博会人没有想象的那么多,可能是地方大吧,不觉得拥挤的喘不过气。却还是累的趴下。
要出去排队玩的项目还是别叫我吧。我是很无聊很没情趣的人,极其不适合谈个朋友玩玩,生活没办法激情以及轰轰烈烈,只能陪你们在空旷的大街上走走停停,拿出小本子写下来。

跟你们说,我太不适合谈个朋友玩一玩了。

在看剧的时候对于生产这件事很是着迷,可我在现实里却是极尽所能的逃避这些。
我讨厌自己老是把什么都告诉你,即使你毫无回应。我讨厌自己老是毫无预计的就在外人面前那么丢脸,还被你看见。

好无奈,不想解读你的文字,太悲哀。我没办法告诉你我会多想把你拉进怀里,说的恶心就是,我多想把你放进我的子宫,让你不遇见任何人受到任何挫折与伤害。
能不能用祈祷让你得到幸福,得到你想要的。
那时候你能不能回头看到我的笑。虽然真心,可是好勉强。就像看到你对别人真心的关切与安慰,我也只能朝你笑。
终于还是看到你把我们看作了一类。一类你无奈的只能辜负的人。(送给我自己的歌,徐佳莹,能不能只有我。)我也只是想到什么写什么。
可我们每个人都不一样,从以前到现在,各种女孩,对你怀的真心,都不一样。
多希望你也学着放手。

真的想说的忘记了,被电脑万恶的后退吞没了。你为什么不能听我说话呢,亲爱的,我们好好谈谈好不好,我也不想老是讽刺你把你越推越远。

i follow my heart because i love you.B对C说,在他刚上了J,为了生意把B交换出去之后。他妈的J是处女啊,我擦。
成年仪式了,但尴尬的是,轰轰烈烈的过掉成人仪式以后我居然还未满十八岁!

几年前有人推这首歌,她说,她认为这就是最初日本歌曲的样子。直至今日我也是这么觉得的。
看到新生代的日系美女都有翻唱她们的歌,觉得好欣慰啊。


累得不得了。猜到我不会赢过你的,我不想去想是怎样换来现在的平静,结果很和谐就好了。
眼睛酸的不能再酸了。毕业之际,事情好多好多。
爱坐公交,爱一个人扫街,爱拿出本子记事,爱在床上看小说看到流泪。


周二很值得一提的是把小张的移动硬盘弄掉了,小屋要的颜料也没有买齐,还有政治书阴差阳错没有买成,乌鸦嘴的书店关门。(不敢说“什么都么得呀”这句话了)

有没有觉得我勇敢,我坚强。为什么我唱歌爱点勇气。这些坚持下去的动力和勇气都是为了证明给你看,我不是娇滴滴的女孩子。害怕自己会女生的令你害怕,变成发自内心的做作。真是害怕怯懦的变成你眼里的小姑娘。一如我的猜测,其实你们还是喜欢各种清爽姑娘们作出正常女性反应内的语气和动作。其实我明白的,很多想法我都明白。看这个看那个,最终喜欢的还是那样固定的样子。不,也可以这么说,喜欢的话,什么样子都是可以被忽略的。所以,原因千种万种,就是不爱。

你对我们都一样吧。拜托,我不希望别人都知道我们再说的话好吗。真诚的说,别说我们说过的话。就像对唯的感觉一样,我知道任何都说是我自愿,没办法强求别人不说出去,但我单方面请求了。

我很幸福。(我才没有自怜自哀!)我活在当下了。你不懂短信的意义吧,你不懂吧。当然你也不懂摸摸拥抱和抚摸的意义。最最好的安慰方式有效证实是接触人类的皮肤啊。不开心求求你就找个办法发泄吧,虽然不找我的话会很残念。
PREV ←  HOME  → NEXT
Copyright (C) 2019 (This Way.) All Rights Reserved.
Photo by 戦場に猫 Template Design by kaie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