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我怎么了,只是你随手关掉整座星空的灯了。


睡过头了,七点了。
七点二五了,开始跑了。
七点四十了,乘到公交,没有单座了。
八点二十了,到学校前的路口了,碰到瞿海了。
八点三十了,买好早饭了,到教室了,交了参赛光盘了。

上课了,开始打型了,吉他画进画面了。
中午了,小屋请我去吃诺卡了,大概就是 聊天了。

又上课了,瞿海开始用捏男人的奶来发泄生理需求了。
两点了,从小蔡嘴里得知这张画一天半了,几乎没有人再画了。
两点五十了,每个人都开始抢水龙头了,准备要拎着水桶洗盘子了。
三点了,拿好书包了,还是一样蔡雨慕又先走了。
四点十五了,看到拉我做市调的阿姨了,我尖叫的跑开了,没礼貌了。
四点二十了,四个人很没精神的坐进可颂坊了,和小屋买黑色的巧克力饼了。
四点五十了,在地铁出口各自分手了。

六点了,回家了妈妈的证劵交易又坏了,卸载了,安装了。
六点四十五了,下电子书了,躲在床上了,叫妈妈八点叫我了。
七点四十五了,外婆妈妈轮番叫我起床了,我还没睡呢,害怕的马上睡下了。
八点二十了,又来叫我了,还眯着想到他难过了,翻滚着没起来了。
八点二十二,发火了,争吵了,再来帮我修电脑 我跳着起来了,光着腿冷了。
九点了,嘟嘟囔囔的起床气了,真的不会了,什么都看不懂了,讲不通了,我们都不懂了,争吵了,我变得没良心了,态度很差了。

九点三十了,关上门了,打开随笔簿了,摊开英语课本了。
九点三十五了,打开手机不晓得发什么简讯比较好了,还是发了。
十点三十了,马上就分心了,还是上网了,试图查找课文翻译无果了。

十点四十了,上扣扣了,一切碎碎念变成这篇文章了。
零点零零了,文章成型了。

PR

可怕的不是有多難過,而是難過之後不懂得欺騙自己。也可以說是哄自己開心吧。


所以你沒看到我在買花哄自己開心嗎。三塊錢就可以買了我的笑容,怎麼你總是不願意呢。

我覺得,長大了,就是學會照顧自己的心情,而不是被別人左右。
天氣是很好,放學是太早。我也不想這樣的,親愛的,誰讓我不是零就是一百呢。

觀察能力全無,早就在被趕走了,還在原地沒頭沒腦的困惑掙扎著要進入你的世界企圖喚起你的感情。
也許你們都看得出來都懂他的意思。我就是不懂。
他的解釋都是假的,我現在才明白,不是我運氣不好話太多,只有唯一的原因就是他不想繼續。
以為你能夠忍受的,你向我解釋就是在乎我的想法。我想只是出於本能吧。
很多的暗示,劃領子我都死也不接,他一定很焦慮吧。怎麼光說別人不接靈子,自己面前一個巨大巨大的靈子,連收都沒有收到的樣子。
甚至還糾纏不清,以為自己能比別人更靠近他。

她說開心到不至於,但應該會覺得鬆了一口氣吧。想想也是了。


不管這一次結果是怎樣吧。接下來的日子我不會再讓自己這樣過了。
好好地等著別人示好吧。
也許沒什麼下一次機會了呢,畢竟又一次對感情這東西失去行為表達能力。看過了小海的,小張的,小妮的,真是不懂。有什麽可以讓人孜孜不倦一往而深。即使辦到了,又有什麽好結果呢。也不是說深情毫無意義,只是那個人不懂,那就是不放過自己吧。
不曉得我在說什麼,好像我不是這樣似地。皺眉頭笑。

我終於還是沒能堅持到成年啊。又是一段夭折的歷史記錄。我沒有金錢沒有美貌沒有知識沒有時間怎麼敵得過你的最高信仰至死不渝呢。Just a little jealousy.親我自己一下,我不知道怎麼辦,所以我不去想,歡迎你想通了“我是被需要的”、“我解讀錯了”等等與此文主題不符合的思想,再來人來函請教我。

我想,分開的時候你一定要唱那些花兒給我聽,千萬千萬,不要看著我唱。
不難過的,不會哭的,我是習慣了還是沒放在心裏,還是這樣就已經狠好了 。即使什麽都沒說,什麽都沒發生,仍然覺得理所當然。
其實我多麽羨慕你。我們該對生活滿足,已經擁有這麽多了。不要在多年以後,才發現那時候有多么感動。
想到你快樂不想多說什麽,就覺得果然人生有低潮就會有高潮,多麽慶幸我可以看著你度過這一曲折過程。

時間匆匆就像流沙,是我不該想著來日方長。


沒什麽好嫉妒的,你在那裏我可以看見已經是生命力額外的獎勵了吧。
不該猛的看到對面公車上長相討人喜歡的校服情侶就心痛吧,雖然我還是顫抖的抱緊自己的雙臂。
搖頭搖頭,這是耀眼的言情少女該做的事。
這是獨守空閨的少婦做的事,年紀輕輕就在期待在被窩裏相擁的溫柔黏膩了嗎。雖然我沒有那麽能接受兩個人睡。

不想兩個人看電影,不想兩個人。這時候我卻不想兩個人,也許也是我的表面話吧。一個人一筐狠滿的爆米花,一瓶純淨水,狠少人會選的電影,不會令人難過的劇情,看著看著我想睡,慢慢我就哭了。其實哭起來不擦掉眼淚我最喜歡了。如果沒有人看到,那我會一直等到幹掉再去洗臉。那麼黑的電影院能這樣就好了,坐在後排。就是要這樣我才會滿意。

能夠被你寵愛,讓你低頭的不是我。說起來是很殘念,這可能真的也是人類無法跳脫的小圈圈吧。
我想我值得的,值得我期盼的幸福。我是個很可愛的人,雖然沒有那麼討人喜歡,但我是善良的。會找到一個人全世界就非要我不可。(我一直很想要的一個表情是很勉強的笑。)

分開時只管哭,別擔心,別擔心會走出和我不同的路。
PREV ←  HOME  → NEXT
Copyright (C) 2019 (This Way.) All Rights Reserved.
Photo by 戦場に猫 Template Design by kaie
忍者ブログ [PR]